31.5K
http://yun-campus-res.oss-cn-shenzhen.aliyuncs.com/notice/1538998804-7928.jpg

西外毕业生的 “一带一路”进行时:我在卢旺达

2018年10月8日   点击人次:447

石燕妮,西安外国语大学东方语言文化学院2018届毕业生,目前就职于四达时代集团。

微信图片_20181008194009.jpg

    非洲的外派的第一个月,还是分明毕业生的模样,就跟大学里的大一新生一般,醒目到人人不用问都知道你是刚毕业的学生,总是在四周乱看,对一切充满好奇和耐心。就我个人而言,我不怕别人问我是刚毕业的吗?而是怕被问: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这个问题,太好回答,也很难回答。因为单单“波斯语”三个字,但是引来的问题确是一大串。“是的,我学波斯语,不学法语英语。不,技术也不会搞”; “不,没有波斯这个国家,说波斯语的是伊朗”;“对的,我在伊朗呆过一年”;“我学波斯语就不能来非洲吗”?

    职业不受专业影响,更受思维影响。学习波斯语的经历和在伊朗生活的经历给我的更多是一种能正面一个保守争议国家背后美好的一面的勇气和耐心。而自从我来卢旺达后发现,在这个被称为“非洲小瑞士”的国家,发现美好似乎比在伊朗反倒容易一些。

微信图片_20181008194021.jpg

    外派的一个月来,从看不懂大家都在干什么到自己也在一点点尝试和学习,在大公司工作的同时在海外项目国也能感受小团队的活力与激情,是我觉得这份工作最宝贵的地方。当然日常工作中也渐渐感受到了海外生活的单调,但不能说是枯燥。两点一线的日常工作,很难不会体会到这种单调,但周末大家在没有看烦彼此的前提下也是不断的一起探索附近好玩的地方来增添乐趣。当一个人可以内心强大到战胜这种单调与些许孤独,生活也能变得丰满而鲜艳。

微信图片_20181008194029.jpg

    从踏上非洲这片土地前身边的质疑声,我就发现了伊朗和非洲最像的一点,就是如果你不曾踏入这片土地,或许就很容易因为外媒的煽风点火和固有的偏见而对这些地方产生误解和排斥。

    一个二十来岁青年,正是在塑成三观和被社会不断打磨的重要阶段,能看到被这个世界争议和被大家误解最多的两片土地,对于一个人的思考和一个正确价值观的形成都是宝贵的经验。公司提供的一切便利,更是让我在这条路上没了后顾之忧。

    在我从伊朗回来后,我对伊朗的评价和最真实的反馈改了身边一圈人对伊朗的印象,也不再是战争和混乱,不是贫穷和女人和黑罩袍。希望我在非洲这片热土上,和公司前辈们一样,自己去探索,不管是在乞力马扎罗山还是刚果的火山,去看动物大迁徙去看热带的海岛和雨林(然后放假回来在2月的北京瑟瑟发抖);像他们一样,走进每一个村子,走到当地人的生活里,看到他们才能了解他们,为他们带来通过电视让他们也看到这个世界。回去后,我也可以告诉我的父母,朋友和身边的人,看吧,我说了吧,美吧,也不危险吧,在那儿我也吃得好喝的好,国内该涨的肉在非洲也一点没少涨。虽然一个人的影响有限,但至少可以做一些事情。

微信图片_20181008194026.jpg

    为什么说在非洲工作感觉有意义,尤其是对毕业生而言,那就是这种不一样的价值的实现,不只是让当地人看到世界,和看到他们的笑脸,而是让年轻人不再只觉得只有靠足球、体育才能走出世界,让更多的非洲年轻人敢于想象,勤于动起来,也看到真正在帮助他们的朋友,这些年轻人才是非洲未来的希望。而我们的工作,正是让非洲的人们通过Star Times看到希望。


                                              2018年10月于卢旺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