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K
http://yun-campus-res.oss-cn-shenzhen.aliyuncs.com/notice/1539055249-3820.png

西外毕业生的 “一带一路”进行时:我在津巴布韦

2018年10月9日   点击人次:892

李佩佩,西安外国语大学商学院2018届毕业生,目前就职于中国水利水电第十一工程局

图片3_副本.jpg

    当听到我被分到津巴布韦的时候,我心里是拒绝的,因为在此之前我以为自己会被分到南美洲,或是非洲的赞比亚,莫桑比克等,我之前所做的准备也是这些地方。而对于津巴布韦,我了解甚少,或者说,我所了解的都是一些负面的信息:这是曾经非洲大陆第二大经济体,上世纪八十年代已是发达国家,后来推进激进的土改政策打压国内白人,受到国际社会制裁,使得经济一步一步走向崩溃,最后沦为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这里曾是世界上通胀最严重的国家,发行过世界上面值最大的纸币--面值一百万亿,被称为人类货币史上的耻辱;这里有中国人民最最最老的朋友,总统穆加贝统治37年,今年年初才在军方的政变中被迫下台……

    但是随着了解的加深,渐渐地对这个国家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这里现在虽然贫穷,但是也曾经繁荣过,所保留的经济、工业和文化基础还是很深厚的,尤其是英国人在此殖民近百年,英式的礼仪遇上热情的非洲性格,使得这个国家的人民热情又有礼貌,今年新总统上台后,经济局面开始好转,一切都百废待兴。我被分配到的项目曾是公司海外最大的项目,在津巴布韦北部边境卡里巴湖旁边,为卡里巴大坝做扩机工程。卡里巴大坝修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卡里巴大坝的修建造就了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湖--卡里巴湖,湖面宽阔的像海一样,天和湖面一个比一个蓝,是这个国家重要的旅游和度假的地方。

微信图片_20181009112032.png

    初到津巴布韦,对一切都感觉很新奇,首都的景色着实不错,满城开满了紫色的蓝花楹,全年气温也稳定在十几度,不过我要常驻项目,来不及多看两眼,就坐上了来项目的车,穿山越岭5个小时来到了卡里巴湖。项目上的工作和生活有一丝的繁重和无趣,所以要在生活和工作中找出一个平衡点,多多发现生活之中的可爱之处。虽然不像首都办事处一样有繁华的地方可以去,不过闲暇时间会和项目上的其他人一起在营地运动,会去卡里巴湖走一走,会去附近的小镇上和热情的当地人交流一下,也会看看漫天的星星,看看月亮,看看电影,看看书,我始终觉得,安静的环境有时候是积累的最佳时候,独处也会是进步最快的时候。

微信图片_20181009112256.png

    对于非洲,我想国内很多人的印象都是贫穷落后,战乱不断,但只有真正来了非洲才知道这里是什么样的。来之前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选择来非洲,可能个人的想法比较实际一点,没有升华到建设非洲,促进中非交流的境界,只是感觉在有一份高工资的同时可以有机会看一看原先只是在课本和影音里面的世界。看世界的想法并不是突然迸发的,是在西外这个环境中孕育的。在西外的四年中,我接触到了许多之前很少接触的东西:四年来几个外教为我们带来精彩的国外世界;学校的各种中外并存的精彩活动也开阔着我们的视野;身边的老师和同学也都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我,在西外博古通今,融贯中西的环境下,看世界的想法渐渐长大,同时在西外学习的四年,也让我们有走出去的机会与相应的专业能力。在西外每年都会有很多同学出国留学或是工作,大家在不同的国家,演绎着不同的西外进行时,我只不过是芸芸西外学子之中的一个罢了,无论后面去到哪个国家,都不会忘记自己是西外的学子,这是会刻在每一个西外人心中无法被岁月磨去的记忆。

    海外经历到底能给我们这些年轻人什么,我想除了一份客观的报酬之外,还会给予我们一个磨砺的平台。在时代的洪流中,任何人都不能躲避,只有不断的磨砺自己,才能在时代的风口迎风飞翔,而不是被时代裹挟着随处飘荡,很幸运处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希望在“一带一路”中有更多西外学子的身影,有更多西外的身影。


                                                      2018年9月于津巴布韦